杂技之乡---东北庄

admin 1474417038

杂技演绎

  东北庄杂技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国杂技艺术的重要发源地之一。2003年6月,被中国杂技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杂技之乡”。2008年6月,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将“东北庄杂技”定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东北庄因位于濮阳东北故名,东北庄属于黄泛区,洪灾多发,据《濮阳县志》记载,自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2551年间,黄河在濮阳大大小小的巨口满溢达26次之多。每次都吞噬了大量的生命财产,也迫使人们外出逃亡。因此,只有平时练好杂技,掌握几套“绝活”,才能在逃难时“一招鲜,吃遍天”,这是东北庄人祖祖辈辈练杂技的动力和源泉。

  中国杂技起源于中原,中原杂技首推濮阳,濮阳杂技源自东北庄。东北庄杂技起源于远古时期,早期的先民在狩猎、农耕、战争、宗教等形式中衍生出最初的杂技表演形式。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已有原始的力技表演活动。卫人孟贲、夏育等就是其中的代表。春秋时,各国会盟于卫,在“桑间濮上”亦有“旌夏”等杂技节目的表演,旌夏实际上是舞大旗,唐宋之后的“扑旗子”以及现代杂技中的大旗舞等节目都源于此。且秦代的“角抵”。汉代的“百戏”,魏晋时的“跑江湖”,宋代的“瓦肆勾栏”,元代的杂技,均可在东北庄溯源。

  明朝初期,濮阳民间春节有举办社火的习惯。春节期间,一些民间艺人就会组织规模不一的团体沿街卖艺,烘托节日气氛,以庆丰年佳节。此时,从山西迁到东北庄的刘、乔两姓艺人也会表演高跷、驯猴、驯狗、魔术等节目。后来,这些艺人有的应邀到邻村或外地进行演出,收取一定的报酬。这种以自娱自乐为目的的社火班子逐渐走向以养家糊口为目的的演出组织,到明朝中期,该村已形成十几个经常外出的演出班子,节目主要有使枪弄刀,驯狗耍猴、小魔术等,规模比较小,当时称这类表演为杂耍。

  自清朝中后期以来,东北庄杂技班团体林立,流派纷呈,最著名的有乔、刘、李三家班。以该村各姓杂技艺人从事杂技事业的先后顺序而论,刘姓最早,乔姓次之,李姓最晚。

  ①刘家班

  刘姓目前占东北庄人口的60%,据刘氏族人时代相传,刘氏族人世代相传,刘氏族人演练杂技历史悠久,明朝初期的“刘家班”,就以家庭为单位闯江湖卖艺,搭地摊,设明场表演打拳卖艺跑江湖。大约是清朝道光年间,刘家班有了很大的发展,比较有名的代表人物有刘金祥、刘来祥、刘元祥、刘凤祥,被誉为刘家四兄弟。技艺最高的是刘来祥,绰号“刘二花枪”。
“刘二花枪”将一杆花枪直上直下向上抛出几丈高,落下时铁枪头经过眉间顺着鼻梁直插在地上。另外铜钱数枚得放在额头上,另一人将花枪掷向高空,演员仰面接枪,让枪尖仅撞刺上第一枚铜钱,节目惊险劲道,堪称一绝。但现在已经失传。

  清朝宣统年间,刘新月、刘甲臣、刘天佑吸收本村外姓陈登玉、李公鸡为股东,组成的“老虎棚”演出盛极一时,演员众多,节目更精,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民国时期,由于战乱不断,刘家班几乎解体,但仍然坚持练杂技,并传技授徒。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南下前,驻扎濮阳整军期间,根据濮阳县政府安排,以刘文诚、刘进实为主,刘家班多次到单拐与东干城为部队演出,不但受到官兵一致好评,而且还被当时的中共中央平原分局文化部长张国楚亲自颁发奖品“火炬”一把。新中国成立后,刘家班重新焕发了艺术青春,不少杂技精英或以家庭杂技班为主分赴全国各地,组成国有正规杂技团体;或单枪匹马加入各地演出队伍成为各地省、市正规杂技团体的骨干力量,涌现了许多国家级杂技演员。

  ②乔家班

  东北庄乔姓族人玩杂技历史悠久,但有据可查的正式班演出起源于清朝乾降年间。1755年前后,乔姓第十四世族人乔思明、乔思海、乔思珂兄弟三人组成的家庭杂技班到外地演出,乔思明、乔思海分别于河北吴桥张姓和孙姓杂技艺人结成异姓兄弟,相互切磋技艺,使杂技水平有所提高,乔家班就此名声大振。但真正使乔家班誉满国内外的是乔家班的乔治清。乔治清1866年出生在东北庄,1910年前后带领乔家班与河北吴桥孙富友带领的孙家班合并共同创建了集高空表演、动物驯化、动物驯化、动物欣赏为一体的大型杂技团体,号称“天下第一棚”。

  后来乔治清和当时第一棚内的“杂技皇后”张素珍结婚后,另立炉灶。夫妻二人根据东北庄杂技和河北杂技以及从俄国引进来的杂技节目的特点,相互切磋,吸取各地杂技艺术方面的精华,将各地杂技艺术中的武术、气功、体操、马术、魔术、驯兽等融为一体,更新和丰富了杂技内容,杂技形式等,创出了有东北庄乔家班特色的出神入化的独特节目。使得杂技节目焕然一新,从此,乔家班以及东北庄杂技的名声在我国北方广大地区日益响亮。

  乔家班曾多次被多次被清朝指派配合外交活动,以杂技为纽带,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先后到朝鲜、日本、俄罗斯、菲律宾、印度等20多个国家演出。在日本的一次演出时,一些日本人对他们的节目无理刁难,肆意贬低演员人格,辱骂中国人。班主乔治清怒不可遏,当即把这些日本人告到官府。法庭上他正气凛然,慷慨陈词,据理力争,迫使那些无理取闹的日本人认了错,道了歉。此举在清朝朝野引起了轰动,杂技班回国后,清朝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赞誉他们是“有胆识有骨气”的杂技团体。慈禧太后还亲授“乔家班”“万寿龙灯”两盏、瓷壶一把,成为杂技界的一段佳话。

  至20世纪30年代,乔家班已发展为规模宏大的马戏团。民国初年,乔家班杂技艺人在上海“大世界”、“楼外楼”等剧场及武汉、南京献艺。20世纪40年代因团体庞大不利巡回演出,于是班主乔治清鼓励班内技艺佼佼者自立门户,乔家班的分支遍布祖国各地。

  ③李家班

 东北  庄李氏家族是明朝洪洞县迁民,当时李姓人数不多,由于生计所迫,受刘家班,乔家班的影响,李氏族人从跟随杂技班当学徒发展到逐渐组班演出。“李家班”形成于清朝末年,清末民初,东北庄李姓族人李公鸡从“刘家班”中分离出单干,他与长葛翟万里合伙成立了一个马戏团。此团足迹遍布国内外,名家辈出,颇有影响。真正使李家班名扬四海的是李家班第二代班首李全法。李全法1914年出生,幼时曾学徒与乔治清,后又从艺于乔彦修,并和乔彦修一起投奔翟万里,因其聪明勤奋,渐成大家。其风格既有刘家班的刚又有乔家班的柔,他最拿手的节目当属走钢丝、马术、车技、上刀山和气功“五千斤大力士”等。1936年秋,李全法所在的马戏团在西安为东北军演出。演出结束后,张学良将军对李全法的技艺大为赞赏,并赠送了一匹名叫“黑旋风”的骏马,还为李全法起艺名“菜包”。

  五千斤大力士:演员身体躺在两条板凳之间,身上面压上石碑、磨盘、数块条石,条石上再站满人。其重量足有五千斤(最多时有八千于斤),停几分钟后卸下所负重物而演员身安无事,节目异常精彩,令观者屏息静气。

  李家班擅长硬气功、走钢丝,传统节目有:“千斤大力士”、“吃玻璃”、“双风”、“飞叉”、“走钢丝”等。

  东北庄杂技特色:

  濮阳是著名的杂技之乡,这里的东北庄人个个身怀绝技,人人有绝招。“濮阳杂技名扬天下,哪里有杂技,哪里就有濮阳人”,是对濮阳东北庄杂技的真实写照。从东北庄原汁原味的乡土杂技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杂技的源头。

  东北庄人爱杂技、热杂技、演杂技,以杂技为生,以杂技为乐,以杂技为荣,走进东北庄,处处都能感受到浓浓的杂技风。世世代代,生生不息,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土腔、土调、土杂技。

  普   东北庄人爱杂技,耍杂技,“权把锄头当道具,田间地头练杂技,屋前屋后做游戏”,80%的村民都能来上三招两式,“老到九十九,小到刚会走,人人玩杂技,都能露一手”。杂技成为他们生活、劳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土   东北庄杂技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充满了浓厚的民间色彩。东北庄杂技在表演中大量的运用了生活用具和劳动工具,富于生活气息,让观众有生活感和认同感。小到一粒豆子、一张纸牌、一方丝帕,大到桌、椅、车、轿、剑、刀,都可以拿来作为道具“耍一耍”。碗、盘、坛、盆、绳、叉、竿、梯、桌、椅、伞、帕等生活中常见的东西,到了杂技艺人们的手里就显得变幻莫测,显示了杂技与劳动生活的密切关系。

  古    杂技在最初,是以祭祀、巫术、竞技、游戏形式出现的异常技能活动,后发展成为一项表演艺术。东北庄杂技保留着固有的原始思维和宗教神秘色彩。特别是一些“杂技寿星”表演的“剑、丹、豆、环”节目是中国戏法魔术节目的鼻祖,在我国已近失传,被杂技界誉为研究杂技发展演变的“活化石”,是亟待抢救的国宝。
 
  文化旅游

  根据省委、省政府《关于将信阳鸡公山文化旅游综合开发试验区和濮阳市区纳入河南省文化改革发展试验区的通知》(豫文﹝2009﹞141号)精神,濮阳市华龙区作为河南省文化改革发展实验区,而东北庄则成为华龙区省级文化改革实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加大对东北庄杂技文化的传承、开发和保护,濮阳市市委、市政府依托东北庄独特的杂技资源优势,在2008年开工建设东北庄杂技文化园区,并成立专门的机构—东北庄杂技文化园区管理中心专门负责园区的建设,根据园区定位,一是建设成为国内外著名的杂技文化观演基地之一,二是建设成为省内外以杂技体验、温泉度假为特色的郊野旅游休闲度假基地。园区总面积1000亩(西至东田村东部,东至邢庄西部,南至濮台路,北至东北庄),核心区建设面积727亩,总投资6亿元。园区委托上海复旦设计院对园区进行整理规划,规划设置观演传承区、教育学习区、培训休闲区三大分区。重点打造农家风情-农家小院、杂技小院;文化之珠-中原杂技博物馆;杏林春雨-观光采摘园;滨湖水秀-水上百戏表演场;一马当先-马戏馆;蹴鞠古技-蹴鞠园;希望之光-东北庄杂技艺术学校;休闲天地-温泉度假区;名人家园-杂技名家公馆;麦浪兆丰-原生态实验田十大景点。

  园区自2008年开工建设以来,园区下大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完善设施设备,园区自成立以来,不断致力于基础设施建设与杂技文化的传承与保护,现中原杂技博物馆、杂技学校改扩建工程、新型农村社区、澶水河水面工程等省控重点建设项目已基本完工,中原杂技博物馆作为我国第一座杂技主题博物馆,集杂技文化展示、教育培训以及学术研究等功能于一体,为杂技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搭建一个良好得的平台,现已完成布展。 

  下阶段将加大招商引资,推进杂技文化故里街、温泉度假区、杂技演绎区等重点项目建设。以“保护、传承、开发”为发展理念,实施“政府引导、企业为主、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发展战略,使杂技文化这一无形资源有形化,转化为旅游产品,并形成以杂技为龙头的产业集群,为我市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濮阳市东北庄杂技文化园区将充分利用东北庄杂技资源和温泉资源,围绕富民工程,把东北庄建设成为豫鲁冀三省交界处规模较大、功能齐全、配套完善的以杂技体验及休闲娱乐为特色的旅游休闲度假基地,包括杂技表演、旅游观光、休闲度假、杂技培训、乡土美食、特色农业展示、农作物试验种植、青少年科普、杂技创作等。
东北庄杂技文化园区建设旨在通过杂技文化、旅游,不断宣传扩大濮阳的影响力,提高濮阳的知名度,增加招商引资。坚持“杂技开发与保护”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的方式,采取多种措施,扎实推进园区建设,做大做强“东北庄杂技”这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金字招牌,使原生态的杂技文化艺术表现形式得到保护和传承。

  东北庄杂技的发展及园区的建设,受到了国家、省市各级领导的关注,中杂协副秘书长周玉华、原省委书记徐光春、省委书记卢展工等先后到东北庄调研杂技文化事业发展情况。2009年9月时任省委书记徐光春莅临东北庄调研指导,在观看东北庄杂技艺人的精彩演出后,留下了“天下杂技看中国,中国杂技看中原,中原杂技看濮阳,濮阳杂技看东北庄”的寄语。东北庄杂技的发展也受到了国内外新闻媒体的关注,奥地利国家电视台、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新西兰阿希伯顿市代表团、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等媒体与团体先后到东北庄采访拍摄,宣传东北庄杂技。

点赞: